联系我们
  • 地  址: 中山东路218号长安国际中心23楼2306室
  • 联系人: 万老师
  • 电  话:
  • 手  机: 13851627823
  • 邮  件: 1512958697@qq.com
  • 网  址: www.nszzw.cn

具体内容
当前位置:首页 > 具体内容
学员佳作74
2012/9/7

09秋季倪善中作文素养班习作(十四)


做小学生


南外初一  孙露露


   漠12岁了,理应上五年级。而不可置信的是,这是他第一次上学,也是第一次做小学生。
  原来,他父亲是一位教授,自漠出生以来,就一直在家单独教授他的各项课程。漠已经学到了初中内容。代数、几何了解得一清二楚,作文、阅读完成得完美无缺,英语也已经考过了6级,物理、化学、政治、历史、生物是他课余的学习科目。总之,这个孩子的成绩已经非常出色了。
  但是,一天,漠的父亲和母亲考虑起一件事来——他是否需要上小学。
  父亲皱起眉头,说:“他现在的成绩已经足够上初三了——”
  “但是,他的素质修养或许还不够呢,这需要经过一年的测试。”母亲打断了他的话。
  “嗯”,他沉默了,“好吧,我们到六年级时再商量,他跳不跳级吧。”
  就这样,漠进入了A小学五(2)班的教室。“同学们,今天有一个转学生。”老师先向大家介绍着,然后对漠说,“跟大家讲几句话吧。”
  漠坚定而冷漠说:“漠。我来这个班是为了体验小学的生活。很快,我就会跳级去初中的,你们等着瞧。”于是,他在同学、老师诧异的目光中到了一处空座位,拉开椅子,就做好了上早读的准备。这堂课平安无事地度过了。
  很快,下课后,漠正准备抽出九年级的数学书开始学习,却发现课桌上贴着一张纸:

亲爱的好学的漠:
  我们很荣幸地邀请你和我们一起玩“叠罗汉”的游戏,希望你能来参加。你会发现不一般的快乐!
                                    Sincerely
                                    英语课代表
  漠不屑地瞟了眼那个英文单词,再望望窗外嬉闹的一群男生,他喊了声:“我才不去呢!”然后再次埋下头去。
  又一个课间,大家都来到操场上,准备上体育课。突然,一个孩子指着空中,招呼他的同伴来看:“快来看呀!空中有一道线!难道是彩虹中的一条吗?”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觉得这是飞行员用白色油漆涂出来的,有人觉得这是用魔法变出来的。听着同学们越来越“荒唐”的解释,他有些气恼,却又骄傲无比地说:“这是飞机从空中飞过时留下的痕迹!才不是其它那些无聊的东西呢。”可惜,他听见的不是他人的赞赏,而是体育老师的斥责声:“快点,过来排队!”——原来,他忽视了老师集合的口哨声。
  游泳课上,大家自由活动。同学们都三五成群,探索水下的奥秘,倾听水底奇异的“咕噜”声,只有漠一个人留在岸边,他不甘示弱,在水里翻起了跟斗,可结果恰好相反,他差点没翻过来,在水里被敝死,要不是旁人拉一把,还不知道后果如何呢……漠从水中探出头,轻声说了句“谢谢!”接着,他扭扭捏捏地向“救命恩人”说:“你能陪我一起玩吗?”一旁的五六个人都齐声答道:“行啊!”不久,空气中便弥漫了数不尽的欢乐,漠从未有过这种情感。他所有过的仅是做出一道题后的成就感和对他人的蔑视,其余就是这一天,他所得到的快乐、幸福与友谊。
  “爸爸,我就留在这个班上,行吗?”漠的眼里第一次露出了期待。
  “当然可以。”父母亲齐声回答。
  “做小学生真棒!”
  “对呀!”“呵呵!”
  这个家庭里第一次也充溢了这种情感——幸福。

做小学生


金陵河西初一  余楚楚


  “妈,我该怎么办!都烦死了!”女儿又端着咖啡杯抱怨着向我走来。
  “怎么了?来,坐。”
  “我今天把材料交给老板,他又骂我,说我一点想像力都没有。”女儿把脑袋靠在我肩头,嘟着嘴十分委屈。
  “想像力……”伴着昏暗的灯光,闭上眼,不觉又想起了那段往事。
  那天,女儿的学校家长开放日。早就听闻女儿班的班主任是市里的小学生优秀教师,每位家长都期待着听这位老师上的课。果不其然,这位老师的课相当有水平。不过这么多年一直让我记忆犹新的,不是她的水平,而是她提问的一个十分简单的问题。望着下面那一双双稚嫩的双眼,老师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哪位同学可以告诉老师雪化了是什么?”题目一出女儿便迫不及待地举起了小手,我心里开心极了。“老师,是春天。”女儿自信地说。我也很欣赏女儿的答案,可老师却变了脸色说:“不对,应该是水。来,同学们把答案都记在书上。”家长和孩子们都哈哈大笑,我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心中不断思忖着女儿的答案,她真说错了吗?
  女儿一天天长大上了中学。我也迎来了女儿中学的第一个家长开放日。那天语文课上老师请孩子们欣赏文中“烈士们用鲜血染红了山茶花”一句,“嗯?”女儿看了看文章发出了质疑。“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老师不解的问道。“老师,我认为这句话写的不对,山茶花怎么可能是烈士鲜血染成的呢?一点科学道理都没有。”说着,女儿又把“山茶花为什么呈色”的道理说了一番。其她同学也点头认同。老师木瞪口呆,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我当时听了心里一震。“天啊,我们的孩子是怎么了!是谁,无情泯灭了我可爱孩子的想像力!”
  “妈!你到是说话呀!愣了半天想什么啦?”
  我轻轻摸着女儿的手说:“孩子,做小学生吧。”

做小学生


育英外校初二  张志鼎


  随着时光的流逝,我已经上了初中。作为初中生的我一直以自己是初中生而骄傲,高小学生一等。但那次表妹的拜访似乎在我的心上烙下四个字——做小学生。
  “啪”我将画笔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两眼死死地瞪着眼前那幅城市风景画。灰色的大楼之间夹杂着一条条笔直的马路,死板的公路上一辆辆小车后头都挂着一根冒着黑烟的管子,路两旁的一棵棵行道树都被我染上了鲜嫩的绿色。我使劲地抓了抓头,总想不出是哪儿出了问题,但又总觉得这幅逼真的画有些缺陷。
  “哥哥,你在干什么哪?”偏偏这时候,表妹闯入我的房间。“画画!”正烦恼的我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我索性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本以为这样的回答可以将表妹打发走,没想她却变本加厉:“哥,你在画啥?”“城市!”我抬头望了望表妹正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往我这儿瞅。我心想:她是小学生,初中生的我都画不好,她能帮上什么忙? “喏!”我朝画一指,便向阳台走去,想再去瞧瞧那呆板的城市还能画出什么新花样。
  “哥哥!你看看我帮你改的。”忽然一声清脆的童声蹦入我的耳朵。但“改”这个字吓了我一跳,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我急忙从她手上抽过我的画。“哥哥,我改得好吗?”只见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望着我,嘴角露着自豪的笑,脸上似乎在渴望得到赞扬。我也顾不得望表妹,急忙仔细端起手中的画,像是在检查一只受伤的小猫咪。只见画中我画的小鸟背上骑着几个完全不合乎比例的人,我引以为豪的嫩绿行道树也被染成了彩虹色,最可气的是天上的云彩上面还停着一辆小轿车。
  “你……你怎么在云彩上停轿车呢?”我气得说话也有些不利索。表妹见我有些生气,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僵,但还是睁着她那双大眼睛望着我说:“哥哥,为什么云上就不能停车子呢?”我心想她也许知道云不是固体,但又接着说:“那树也不是七彩的呀!人也不能骑在鸟上呀!”“那是因为……因为……”妹妹憋得满脸通红,急得哑口无言。我的眉毛皱得老高,一气之下,“哗啦!”把画撕成两半,“别再来打扰我画画!”说着把画扔到了地上。
  卧室外头,静静地传来一两声哽咽,我索性戴上耳机,在我画夹中再找一张画纸。当我从画夹中抽出一张画纸时,一张照片滑落了。那是小学时一次绘画比赛中的一张获奖作品的照片。我捡起它,只见上面画着一只小白兔坐在秋千上,秋千的一头系着天空中那弯明月上,它身后是满天的繁星。我沉默了,似乎遇到了那久违的东西——想像。
  静夜无声,昏黄的灯光下我悄悄将一张照片放在表妹的床头柜上,照片背面写着:这是哥送你的礼物,希望你永远做小学生。千万别丢了你天真的东西!

如果我能再做一次小学生


一中初二  刘孝宜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春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小学过去了,就再也不能回来了。《长歌行》中的“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正是如此。如果我能再做一次小学生,我一定不能再把数学数字抄错了,我一定要用手指指着字一个一个地读,那次就因为这样,我扣了5分,和100分擦肩而过,下课不时被同学嘲笑:“哈哈,班上就你一个人数字抄错,真笨!”这时候,我真恨不得地下裂出一条缝,马上钻进去。上课的时候,老师气得罚我把这道题抄50遍,我简直无地自容了。如果我能再做一次小学生,我绝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如果我能再做一次小学生,我一定要宽容待人,不会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和同学争得面红耳赤,也不会因为同学不小心碰到我而破口大骂,有时还大打出手;而是心平气和地对他说:“请你小心一点,你碰到我了下次注意。”这样我就不会和同学舌枪论战了,就不会因为这样使几年的友谊分裂了。如果我能再做一次小学生,我一定要宽容待人,和同学和睦相处。
  如果我能再做一次小学生,我在学校里一定要做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老师和同学的口中人人夸赞,我要努力争当班干部,从来是大公无私,也不公报私仇。对自己的职责尽心尽力,一定要以身作则带领大家力争上游从小树立远大的理想,长大了一定要报效祖国,成为祖国的栋梁。
  如果我能再做一次小学生,我一定要从小下定决心,当一个有远大的理想的小学生,从小追寻目标。自从汶川大地震以来,多少的志愿者自发到灾区抗震救灾,我也想去抗震救灾,可我不小,只能默默地祈祷,所以,我的理想是长大以后争当一名研究地震的专家,专门研究地震,一定要发明精确了解哪里要发生地震的仪器,让发生地震地方的人民转移,这样我们就不会有人员伤亡了。
  如果我能再做一次小学生,我一定要听爸爸妈妈的话,不再调皮,不再让爸爸妈妈为我操劳担心。我在家里,空闲的时间帮爸爸妈妈做家务,洗洗碗,拖拖地,妈妈脸上的鱼尾纹就不会日益增多了。爸爸工作回来了我要递上一杯热茶慰问一声:“爸爸您辛苦了。来喝杯茶吧!”我拉他坐到沙发上,帮他按摩按摩,把爸爸的疲劳赶到九霄云外,不再劳累。如果我能再做一次小学生,我一定要听爸爸妈妈的话,不再让爸爸妈妈疲劳万分。
  如果我能再做一次小学生,就让我们朗朗的书声回荡在教室里,就让嬉戏声缭绕在操场上,就让欢乐的身影充满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就让难忘的回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底。

做小学生


南外初二 张子杨


  课间,一群人围着一个计算器按得噼里啪啦响,还不时地在草稿纸上记着一串数字。数学课代表走过也不由地发出了“真好学”的感叹。可他们是真的在算数学题吗?非也!
  自从进了中学,用上了饭卡,数字就不仅是原来单纯的含义了。“钱”,以前只是听大人们说说的玩意儿,现在却成了我们吃饭的根本和生命的依靠。有些人钱用完了,就四处求人之后再一点点算该还多少钱,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本来,培养一点对金钱的意识,理解钱财来之不易,对一个中学生来说并没有坏处。可是,就在我们身边,一些不和谐的话语却时常刺痛着我们。
  一天中午,坐在我旁边的A同学和B同学开始了一段小争执,A说:“B,你还欠我5块5没还,你准备什么时候还啊?”B说:“等等吧,我暂时没钱,过两天还你。”A顿时放下筷子,脸色沉了下来,没了笑意,语气严肃地说:“B!你都欠了一个星期了,你要什么时候还?你再这样就不借你×××了,直到你还钱为止!”B也是一脸的无奈,挤出一句:“好吧。”
  我不禁思索,我们同学这是怎么啦?以金钱衡量友情,这不成了古人常说的“小人之交酒肉亲”了吗?我们又何必像店老板天天念叨“孔乙已还欠十九个钱呢!”那样对待自己的同学和朋友呢?
  但大家都被金钱麻木了。不计较钱的同学依然与朋友相处得很好,处处算计的人则时不时地也被别人拿钱说事。
  不过看看社会上的某些人的以钱交友,钱权交易的不良风气,前面的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于是,便有了“做小学生”的倡议。或许,小学时的友情才是最纯洁的。小学同学间的一点赠送的礼物完全是出于真心,我忽然记起小学时借钱的情景,常常是一位同学说:“×××,你能借我3块钱吗,我买本《读者》。”另位同学从口袋里摸出6块钱,很高兴地说“也帮我买本吧。”“可以,没问题!”大家……没有丝毫“钱”的概念,没人提“还钱”,没人想“欠钱”,都是拿钱增进友情,慷慨解囊。我希望我们大家都是真诚的。食堂里再也没有“你欠我五块钱”的声音,都是“嘻嘻,帮忙是应该的嘛,以后互相帮助”的欢声笑语。看来,我们都要做小学生。

做小学生


金陵河西初二  王天立


  我是××报社的一名记者,应报社的要求,我需要去采访一些市民,调查他们最想当的职业。
  首先,我采访到的是一位已经六十高龄的老人,真是岁月催人老,这位老人身上留下了一道道时间的痕迹,头发已然全白,背也不再能直直地挺起,当我说出采访的问题时,老人感叹道:“我啊,最想成为一名小学生,这样我就可以回顾昔日纯真的美好时光了,每当看到那些活泼的小学生,我感觉自己便年轻了许多。”我不禁地点了点头:是啊,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自然想找回曾经的活力。
  告别了老人之后,我又采访了一位西装笔挺,看上去事业有成的中年人:“您好,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中年人稳重地点了点头。我问道:“请问您最想做的职业是什么?”中年人思索了一会儿,说:“小学生。”我有些惊讶:这样一位事业有成的中年人,为何不想再打拼下去呢?我问道:“这是为什么?”中年人回答道:“现在是一个利益至上的社会,商场如战场,人与人、公司与公司之间有太多的明争暗斗,我很希望能有一个更纯真、更美好的社会。”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此时,一位年轻人匆匆忙忙地从我身边走过,我跟上了这位年轻人,说道:“打扰一下。”年轻人这才停下脚步:“什么事。”于是,我便说出了来由。可没想到,年轻人刚知道我是记者,就要离开:“我没时间接受采访。”经过再三的交涉,年轻人才愿意接受我的采访,听了我们的问题后,年轻人没思索多长时间:“小学生。”我有些不以为然,认为年轻人只是为了应付采访,我又接着问道:“那您能说一下理由吗?”年轻人说:“哎,小学生多轻松,既不要为了工作担忧,又不用忙于对付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年轻人说着,看了一下手表:“完了完了,要赶不上公司面试了。”还没采访完就已经跑远了。
  望着年轻人消失的背影,我不由地陷入沉思,随着人们的不断成长,我们了解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这个社会也在不断地发展,可是,那些原本人们最美好的东西却消失了呢?是不是那些真的只能存在于小学生的时代呢?我决定写一篇报道,叫做《每个人都要做小学生》。

做小学生


郑和外校初三  关文君


  “初三(1)班,214个;初三(2)班……”教导主任手持一纸清单,播报着刚才长绳比赛的成绩,(1)班一片欢呼,而失败的阴影笼罩着我们班的每一个人。不知为什么,我的思绪如同划过天空的闪电,霹雳般来到从前。
  “第一名,六(1)班!”三年前,依旧是长绳比赛,只不过那还是我的小学时代,那一次我们班获得年级第一名,我因为当时个子太高,所以在最后时刻被淘汰下来,没有参加比赛,但作为观众,看到我们班同学如同行云流水般穿过舞动的绳,毫不犹豫、毫无停顿……我的心中没有半点失落,获奖的那时,我带头鼓起掌来,比赛的队员擦去额上的汗,远远地跟我们比着胜利的“V”字。
  回忆又闪现至十几分钟前。
  “拜托,我们还差3个人。”我搓着手奉承着班上的劳动委,“你前头练习时跳得好高呀!来吧!”“不——要——!”劳动委拖着长音否决。“哎哟,没事儿的,不就跳跳绳嘛……”“不要!人家肚子疼,还有你看我这鞋!”她翘起脚,上面套着一双长靴,脸上笑得很得意,我暗暗压制住怒火,转身去动员另外一个女孩。
  “哎,跟你讲个事儿。”男生体委打断我滔滔不绝的游说,“本来不是我和老徐甩绳吗?现在他说什么都不肯了,你要不在女生中找个人?”我不耐烦地说:“现在女生搞个跳绳的都选不出来,还找甩绳的?去去去,想办法说服老徐!”说完又转头对那女生讲到:“哎,来嘛……”嘴上不断说着,可脑海中又不禁浮现起小学时同学们争先恐后的报名盛况。
  我们现在已不是小学生,我们长大了,是中学生了,可为什么却不如小学生?!远不如小学生?!
  费了半天劲,减了18个人,还差2个,实在管不着了,直接上场吧。“啪啪”绳子甩动了起来,被拖来的老徐很不情愿地甩着绳,只有手腕应付般地晃动着,开头还好,几个女生衔接的不错,可很快就有了停顿,几个不耐烦的男生尖叫道:“不会跳就下去!别浪费时间!”又有人道:“差生真是什么都差,跳个绳还磨蹭半天!”在他们的言语攻击下,跳绳的队伍越来越短。
  一不小心,绳子抽到了老李,老李顿时火冒三丈:“你×××,不会甩绳就不要甩!”说罢从老徐手里夺过绳子,扔在地上。
  “哎哟,快快快,还扔绳子,时间真够多的!”我打圆场,才得以将比赛继续。
  眼前又模糊了,3年前比赛正是紧要关头上,突然小范慢了一拍,本身环环相扣衔接断了,但大家没有互相报怨,而都在讲“还有机会!快,下面我们甩得再快些。”
……
  结束的哨音无情地吹响,无需问成绩,无需抱有什么幻想。这一场比赛,我们输了。
  “……初三(7)班,147个;初三(8)班,151个……”没有人在听我们班那惨不忍睹的成绩,一个个在议论着跨年晚会上的帅哥、上午的考试或是刚刚出来的动漫新闻。
  回班的途中,我问劳动委的好友:“她是真肚子疼?”她看我一眼轻蔑地笑了一下:“鬼知道!”顿了顿:“怎么?你要搞她?”
  “啊?”我不解地问,“入团的名额呀,你是不是撤掉她?”
……
  我们已经是中学生了,我们甚至马上要离开初中了,在远离小学时代3年的今天,我才发现,做小学生原来是那么困难,或者不如说,做小学生所需的那些必备素质:团结、友爱、宽容、关心……已经全被抛在脑后了。我们输了这一场比赛,输给了其他班的同学,更输给了3年前的一批小学生。

做小学生


   南外初三  秦伊


  有过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随机将3名小学生分为一组,要求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请一个路人穿上一个大熊的套子,并与其合一张影。对于3个低年级的小学生来说,这是一个并不简单的任务,连我一个初中生和陌生人搭上话都要鼓起极大的勇气,更不要说再提出一个这么无理的请求了。于是,我饶有兴趣地接着往下看,心想他们会遭到多少次拒绝。
  这三个小学生很聪明地将对象选为了一名正在锻炼的大妈,一来是她比较有空,二来是其看上去比较和善。这时,其中一个扎着马尾辫,略微有些发胖的小女孩满脸笑容他迎了上来,欢快地叫着:“阿姨好!”那位大妈显然吃了一惊,但随即答道:“你好!有什么事吗?阿姨在锻炼呢。”旁边一个看上去十分调皮的男生立马撞上话来。“我们想请您帮一个小小的忙好吗?”“什么忙呀?”那大妈问道。“我们想让您穿上这个。”那男生随即举起了手里的大熊套子,接着说,然后陪我们一起拍张照片。那大妈一听这个请求,顿时有些面露难色:“可是……为什么呀?”那男孩立马响亮地回答:“因为我们要完成一个任务。”大妈一听,心里虽然不忍拒绝这三个孩子,但又不想揽下这个麻烦的活计,毕竟要穿上这个笨重的熊套还是挺累人的。于是她委婉地拒绝道:“阿姨年纪大了,穿上这个太麻烦了,况且阿姨穿这个大熊不合适,你们再重新找一个大姐姐帮忙好吗?”这时,旁边一个一直默不作声的小女孩开口了:“阿姨,就穿一小会儿等我们照张相就可以了,真的,就一下”另一个胖胖的小女孩也连忙插嘴:“就是就是,阿姨你就帮一下忙吧。”“可……”还没等那大妈再开口,胖女孩又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阿姨,这个大熊特别重,我们已经拖着它走了好远了,你就帮我们一下吧。”“就是”那男孩也接上话来,“阿姨只要在衣服外面套一下就可以了,一点也不麻烦,到时候我把照片送给您,会很可爱的呢!”男孩一边说着,一边扮起了大熊的姿势。
  大妈实在经不住他们的死缠烂打,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三个孩子立马高兴得意了起来,一人拿着套子,一人帮大妈穿上,一人在旁连忙举起相机。
  看着他们如此之快地完成了任务,我在惊讶之余也有些不屑:“不就是死缠烂打吗?真是有些死皮赖脸的感觉。”我对着一旁一边拖地一边看着电视的妈妈嘟囔道,可妈妈竟反问我道:“换做是你,你能做到吗?还不如人家小学生呢!”
  听了妈妈的话,我像被泼了冷水一般一下子意识到:是啊,换做是我,恐怕连小学生都不如吧!他们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死缠烂打的精神正是现在的我所嗤之以鼻也最最欠缺的。
  如今的我自以为自己长大了,成熟了,做什么事情都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继续下去,因此也总是轻易地放弃。
  做小学生,像小学生一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其实很多事情便能迎刃而解。

做小学生


树人初三  夏一炜


  “在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梦……”
  站在候场室里将要在全区老师面前演讲的丹晓紧张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手中的演讲稿已被她揉得不成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耳畔响起了那首《真心英雄》,只不过耳边的歌声不是周华健那苍劲有力的声音,而是前几天那个小男孩稚嫩、有些走调的歌声。
  丹晓的眼前又出现了前几天去参加小区举办圣诞晚会上的一幕。
  在热烈的掌声中,一位来自南大音乐系的业主唱完了《太阳出来喜洋洋》,晚会的气氛达到了高潮,这时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一路小跑上了舞台,自告奋勇地要为大家表演一下。在主持人的提问中,那个小男孩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他是琅琊路小学的五年级学生,准备给大家唱一首《真心英雄》。
  由于是临时节目,并没有准备伴奏,当主持人面带难色地告诉小男孩他只能清唱时,丹晓心想这下小男孩不会唱了吧,而那个男孩抓了抓头,清了清嗓子,说:“可能没有伴奏效果会差一些,让我试试吧!”在示意大家安静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在酝酿自己的情绪,然后开唱了。
  “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唱到高潮部分,小男孩有些力不从心,一开始起调子起太高了,到最后面高潮部分唱不上去了。丹晓为小男孩捏了一把汗,但心里同时也在想:一看就没经过正规训练,没有伴奏还逞什么强啊?现在小学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会观众把他轰了下台看他怎么办。
  小男孩依就在台上专心致志地唱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台下的动静。远远望去,在灯光的照射下,他额头湿漉漉的,脸胀得通红,双眼紧闭,眉头皱着,弓着背,整个人有些颤抖,从那声嘶力竭的歌声中,不,准确是吼声中,不难感受到他在唱这一段时遇到了多大麻烦,又是费了多大的劲才唱出了那几句。
  出人意料,会场的噪杂声渐渐小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掌声,加油声。丹晓也不由自主地拍起了手,或许是被小男孩在舞台上卖力唱歌的样子震惊了,或许是被周围的人的热情感染吧,她自己也说不清,反正忙乱中就是有那么一股热情与激情想迸发出来。
  那个小男孩听到大家的鼓励,唱得更起劲了,在舞台上张开双手,颇有一种王者风范,当再次唱到高潮部分时,情不自禁跺起了脚,好像这样就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歌曲结束了,小男孩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了声谢谢,通过话筒与音响,他的喘息是那么的明显,但很快就被雷鸣般的掌声淹没了,晚会的气氛达了极至。掌声中有对小男孩勇敢的肯定,有对那种不顾一切的精神的佩服,也有对只有小孩子,只有小学生身上才有的天真、可爱、自信的珍惜。
  丹晓的思绪被候场室外的掌声打断了,掌声意味着马上就轮到她上场,她深吸了一口气,朝着舞台走去,心里在为自己打气:“今天我就做一个小学生,回归到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不管底下的老师认不认可我,反正我豁出去了!”
  丹晓用自己最灿烂的微笑开始了自己的演讲,不过今天她的身份是一个小学生。


做小学生


树人初三  戴依琳


  三年之前,伴着咔嚓一声的闪光,我当一个小学生的经历就被那张毕业照划上了一个或许还不圆满的句号,永远定格在那个瞬间。三年后,那一切都已成为过去美好的回忆。
  三年了,和以前那个无论什么事情都以一种马大哈精神应对的小丫头相比,我改变了很多。刚进入初中时陌生的校园和现在初三升学的压力,我好像被推入了茫茫人海,人流推挤着我,不知道要走向什么地方,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内心无比焦虑的我,走过那扇熟悉的校门,停下前行的脚步。
  那是一堂体育课,那些只有下七八岁的小家伙在小得有些可怜的操场上哄闹着,嬉笑着,给这个狭小的空间充满了天真和快乐,甚至向街边溢开,漾满了每个路人的心头,流露在他们微微向上弯曲的嘴角。我站在那扇上面也许还留有我指印的铁门前,上面红色的锈迹写满了岁月的痕迹,散发着往日的气息。我轻轻地把手放在上面,思絮也被牵回到了过去。
  当时的我,真的是一个很不懂事的小丫头,哪怕天大的事仿佛都不会让我紧张起来,不论是多么让人揪心的期末考试,还是即将要进入初中的压力,有时大人批评我,说我是个傻丫头,什么事都不懂,我也只是嘻嘻地笑笑,好像什么都不往心里去。正因为这样,我的每一天都无比轻松和快乐。可是在过去的三年里,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学习仿佛成为我生活惟一的目标,早起贪黑,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升学,还是为了自己对什么都要得到的心情。只为争那个看着漂亮,但是戴着却格外沉重的王冠。上课一秒种都不敢漏听,自己逼自己把所有事都做到完美。也许正是这些努力,让我得到了几顶漂亮的王冠,可戴在头上,我觉得好累,好累……
  嘭的一声,一个皮球从我眼前飞过,把我从对过去的回忆中惊醒。那群孩子唧唧喳喳地跑到我面前,一娇滴滴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大姐姐,帮我们捡一下球好吗?”我看着他们,粉粉嫩嫩的小脸上,还还着婴儿肥,灿烂的笑容酿在腮边浅浅的酒窝中,眼睛里透着清亮的光,只让我看见了两个字:“快乐”。没错,这些天真的孩子们,没有忧愁,快乐地生活,虽然有时也会无法避免遇到困难,但也一定和当时的我一样,什么都不往心里去,以一个天真孩童的心去面对、去努力,没有办不到的事。不会还不知为了什么而付出自己的一切,而这样的他们,才能这么发自内心地快乐吧。而我,或许还有许许多多和我一样的大人,心甘情愿地给自己下了一个套,追求那些或许重要、或许是因为那无底洞一般欲望趋使而想要得到的东西。那些自己给自己下的套,付出自己全部的时间和精力,做一个装在套中的人,让欲望充实自己的心。或许我们后来抓住了那些想要的东西,实现了那些欲望所趋,却也困在自己的套中,让空虚和压力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反而忘了如何去天真、如何去生活、如何去做一个像这些小学生一样快乐的人。
  球慢慢地滚到了我的脚边,我弯下了腰,将它捡起,我看着那些快乐的孩子灿烂的笑脸,想起了他们的天真、轻松,我挥起手腕用力地把球扔到他们那里。看着那群孩子四散跑去,我仿佛听见自己心中也响起曾经无比熟悉的笑声,我的心情,好像也轻松了许多。
  转过身,我缓缓地向大街上走去,想起即使到来的期末考试,原先路上的焦虑,已经消散许多。
也许吧,做一个小学生,做一个快乐的人,不再生活在套中,真好!

做小学生


树人初三 刘湛


  火药味甚浓!
  睨着前面这两位挡路的小姑娘,刺骨的冷风刮来了一阵不同寻常的暖流,身体察觉得危险,本能地打了个寒颤。
  打量了几眼两只吵得不可开交的小乌鸦,穿着母校的校服,戴着红艳艳折得整整齐齐的红领巾,一看便知是“涉世未深”,拿“红旗一角”当宝贝的顽固小学生。我哀叹一声,看来不等她们吵完我是走不过去了。
  小学生就是喜欢小题大做,一点点小事便能吵起来,甚至大打出手,看着眼前活生生上演的“武打剧”,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禁回想起我泡在五味瓶中的小学生活。
  印象中,我二年级时便和同学激烈地吵过架,那位同学还是我最好的朋友,虽很文明的没有的架,却波及到了全班,班上很快就形成了三个阵营,吵架双方一人一队,还有中立者,我甚至还清楚地记得,我另一个朋友一下课便活落地跑去中立队帮我拉笼支持者,搞得活似美国总统选举。那场烽火足足延续了五天才慢慢平息,之后我俩还是几天一小吵,几天一大吵,直到我三年级转学。学期最后一天,那是我俩唯一一次吵到掉眼泪,还恋恋地牵着小手,不肯放开。让两位妈妈笑着说:姐妹俩要嫁出去咯!思及此才发现,当时的生活真是忙碌而复杂,天天又是苦又是甜,又是哭又是笑,笑容不禁勾上唇角。
  努力在脑海中思索那些逝去的时光,模糊的身影,百味涌上心头。四年级,又是最好的朋友,回家路上的争吵让我甩开她的手,冲回家,到了家门口,才悲惨的发现忘了带钥匙,爸爸今天要很晚才回来,怎么办?小小的心慌乱不已,直到我又看见了那抹被我抛在身后的身影。对呀,她住我楼上,思及此,我立刻朝她奔去,急切切地问她可否待在她家,她也笑着欣然点头,好似都忘了几分钟前的不快,其实是真的忘了。于是那晚被坚实的墙壁隔进温暖中的我,在她家吃了一顿美味可口,包裹着笑容的饭菜。
  越回想,越觉得曾经的小学生活好精彩,初中的生活,长大的生活反而空洞了许多,思及最近的烦恼,自身的秘密,因羞愧无处倾诉;同学的误会,因尴尬而无法解除,心似乎被撑得太满太久而破了一个洞,源源不断的酸、甜、苦、辣便都从那个洞溜走了,不停留一刻,不定格一秒,于是时间也过去了,人生却留不下些许印迹。
  豁然发现,其实小学生的心很小,似乎只有一颗芝麻大小,小得只能装下老师说要珍惜红领巾的教导;只能装下小小的思念,而忘却了无数次的不快;只能装下向好朋友示好的急切,也忘却了羞愧、尴尬与一切一切。
  望着眼前拥有小小的心的小学生,我不禁露出羡慕的笑容。
  “姐姐,你挡着路了,快让一下。”清脆的声音响起,我猛然清醒,身子一侧,让她们过去。
  “这姐姐笑什么?好傻哦!”偷笑的议论声传进我耳朵里,笑容僵住,脸不禁一黑,我朝她们瞪去,可两个小学生早已扭过身去,手还捂着嘴偷笑着,另一只手,哦,还互相牵着。
  这群小学生啊……我的笑又傻傻地爬了上去。